望森森

(copy台词)关注我的微博 走近我的生活
weibo:nozomori

ゆらゆらり私は 腕に抱かれて海の中
漂うように くちづけを 交わしてる( ̀⌄ ́)~

我的小太阳生日快乐🎈

今天决定把所有坑了的文都重新开始更新啦↖(^ω^)↗!!!!!!!!
o(≧v≦)o!!!!!!!!


4.2号更新( ´ ▽ ` )ノ

我会努力的🤔

有只猫咪在撒谎(中)

昨日那只可恶的不得了的灰猫肆意的钻进了梦里,在各种角落里钻来钻去。明明是不存在的但是好像被它的爪子压到各处神经,变得敏|感却又迟缓。不停的醒来又缓缓睡去,然而反反复复这样进行使得今天如同压了千斤重负。准备等老教授点名之后立马回去补眠,希望这只猫不要再过来。


“你准备去干什么,”在高木准备偷偷溜出教室的时候,却不幸被坐在门边伊野尾抓住:“还没有下课你这是在逃课。”


然而一瞬间真实的想法好像没有办法表达,结果海字的音节还没有发出来又被插话:“你难道想要去海边吗,可是在下雨耶全身都会湿|掉的吧。”


明明说的只是普通的事情,但是他说到湿|掉这样的词...

有只猫咪在撒谎(上)

说到最近最诡异的流行事件,大约是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动物咖啡厅。晨间新闻里经常会提及这些内容,连每日上学必经之路上都出现了一家猫咪咖啡馆。温馨的灯光,轻缓的音乐,合理的布置,还有那些看上去温柔的不得了一定可以治愈心灵的猫咪。


或许是个好地方,然而阻止不了已经飞到湘南海岸的心。眼前的黑板都变了形,成了海浪的形状,仿佛下一秒就能冲上来能把自己卷过去。


反正那种咖啡厅里面是不会出现我的,高木笃定的想。不自觉的笔尖跟着脑内海浪的节奏一下一下戳着那并不厚实的书页,纸张被少许油墨浸透慢慢变得柔软起来,被笔尖突然一下就戳开了。或许是想要表达出来的心情太多,不是课堂能够简单阻拦...

有好多好多想说的但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写写删删最后什么都写不下来
君さえいれば何の要らない この娘の笑顔を誰も奪っちゃだめ
看直播大概最戳我的果然是这个地方,大概是两个小朋友的对唱but镜头完全没有给到()
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不知道你们在十年二十年或是更久之后,看到记录了自己作为偶像闪闪发光的时候,看见那些尘封已久的舞台服装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呢(・_・;

琥珀核桃

烟雾撩绕甘之若饴系列下的小番外系列。

是的,是一年不见的新的一块哦><不得不说这个系列依旧是我最喜欢的一个

还有三块曾经的就不附链接啦-3-

===

新闻稿总算写完,Enter键刚刚按下,是在还没来得及弹回来的短短时间段里,高木已经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


目击情报的那个bot今天又变得铺天盖地。大概是为了即将来临的节日,小主播这一次的目击是在美容学校。


点开一个视频却没有声音,就算是把音量键摁到最大,只是看到他坐在最前排,脑袋在晃来晃去,似乎也没有回头的打算。估计录影系统在遇到他的时候也会系统奔溃,再次确认了音量最大依旧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泪光泫泫

来自 @诚诚诚 的点梗

很久没有写过现实向的ytym,然而真是很喜欢这个如果不提到的话就不会去写的时间点(好绕

===

16、17岁的时候,大约是刚刚会想着是不是要用上香水的年纪。

虽然工作接近如此,在护肤上所应有意识也会比稍微的年龄对应开启的早了些。但是盛夏的练习室里,复杂交织起来的依旧是汗水气息。

那还是演唱会座位不够,撤掉了位置摆上好多装饰物的时期。

少年所有的朝气冲劲和不服输的劲头,在这个时候涌在练习室里。在镜头下所捕捉到的因为疲劳所以躺在地下,依旧有很多要窜出来的力量涌现。

汗水是为了什么而产生呢。

山田站在前面,黑框眼镜在这个时候给予了目光足够的...

积雨晴云

my 温柔夏夏生日快乐 @Satsuki- 

非常的ギリギリ赶上了十二点之前,想要把这个发出来。

夏夏是在arin认识的非常非常非常温油又贴心的小伙伴,也是第一个同担耶w吓了你一跳w明明是一年前就搭过话啦结果最近才交换了联系方式熟悉起来了=w=真是相当奇妙

是夏夏点的“一生一次的恋爱”这样的梗,讨论了一会会设定之后就这样擅自的写下来啦。

毕竟今天开始就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了嘛,一定要做一个一生一次最独特的转折哦~会有魔力的!

再来说一句w生日快乐!


===


01。

是梅雨的时节,浓郁的潮气在这个时候大概是成了形,郁结一般的堆积在心头,混杂了再不轻盈的樱花...

BLUEBERRY(上)

我是真的真的,最讨厌工藤辽那个笨蛋了。

阳菜姐听到我这么说之后,还是很温柔的递过来一杯水说小麻下一次还是在工藤面前这么说吧,这样他可是听不到的哦。

我才不咧。虽然是这么说着还是好好地喝完了水之后倒在桌子上挺|尸,在小笠原进来的时候又得知说工藤临时有事来不了咱们同期的聚会了。

就是说嘛,我是真的真的真的,最最最讨厌工藤辽那个大笨蛋了。

在看到佐藤直接上手去弄道重前辈的头发时,我几乎吓了个半死。虽然好像每次都是这样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比如说直接跑去捏脸又绕头发之类的。但是——

今天这样子的状况怎么来说都不好提醒吧。

不是本身的状况问题,而是我和她之间暂时出现了什么说不出来...

1 / 6

© 望森森 | Powered by LOFTER